前几天,大学室友媛子给我聊她春节跟着老公回老家的经历。媛子老公的老家虽然在农村,但地理条件不错,当地人的生活也都比较富裕,相比之前网络热传的一些“回乡见闻”中描述的乡村,那里的农村简直算得上小城镇。

  这是媛子第二次去她婆婆家,上一次还是她三年前回去办婚礼。在那几天有限的时间的里,媛子跟着公婆家走了一圈亲戚。回北京后,她还不定期地出题自测,以便记住小姨三姨四姨大舅小舅以及小姑大姑小叔……谁和谁是两口子,哪家喜欢喝酒哪家擅长做菜,谁家养猪谁谁家养鱼……

  媛子说,三年前回去的那趟,十来家的亲戚中,让她印象深刻的是舅舅一家。新建的两层小楼,舅舅擅长木工手艺,人也很勤劳,舅妈看上去贤惠开朗,表弟鹏鹏帅气阳光,还刚刚考上了大学。这无疑是一个幸福美满又充满希望的三口之家。亲友们在舅舅家新装修的“豪宅”中聚餐,谈天说地,欢声笑语,其他亲戚言谈中流露着羡慕。

  离婚后的舅妈,原本已经跟着她的出轨对象去县城租房同居了。后来经不住两边族人的规劝撮合,加上舅妈自己可能有所“醒悟”,觉得净身出户实在是亏大了,于是又哭着闹着甚至下跪认错,要搬回舅舅家。媛子说,这个舅舅长得相貌堂堂,人也很善良,虽然心里很受伤,但念及多年夫妻情分,也看在老人和孩子的份上,舅舅选择了原谅和接纳。

  女人出轨,又自己信誓旦旦地选择了回归,按道理应该好好过日子了。可现实并非如此。这个舅妈回去后,除了每天缠着舅舅去领结婚证复婚,对舅舅没有一点好脸色,还动辄咒骂。由于两家离得近,她照样跟出轨对象勾勾搭搭,丝毫不避讳,完全看不出悔改之意。

  这让媛子的婆婆非常恼火。媛子婆婆是家里的大姐,父母去世早,长姐如母啊!看到弟弟如此被动受人欺凌,一开始极力劝和的态度动摇了。她想的是,如果弟妹能诚心悔改好好过日子,自然是最好,可是眼下这状态,一看就是想复婚后再离婚分财产的。再说,她的这个弟妹结婚将近二十年,一直都是小孩子脾气,家里的活儿说不干就不干,弟弟经常起早贪黑外出挣钱,到头来她还明目张胆地出轨。就算要复婚,也有必要好好考验一段时间。

  他们一行三人连夜赶到舅舅家,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糟,至少还没到动手的地步。媛子的婆婆发现,这两人虽然还住在同一栋房子里,但一个楼下一个楼上,哪里有复合的迹象。

  事态发展到此,媛子的婆婆似乎意识到她之前的关心都成了“多管闲事”。于是又赶忙打电话到舅舅家,想跟(前)亲家解释她的本义是让亲人之间多沟通感情,不是叫他们去闹的。结果,电话一接通,被出亲家母劈头盖脸一顿骂,恨不得把八辈祖宗都骂了个遍。

  她骂人的理由是,媛子的婆婆拆散了她女儿的家,她的女儿长得好看,出个轨又怎么了,外人凭什么说三道四,不让他们复婚。大年初三一家人去欺负她女儿一个还不够,现在又伙同更多人来欺负她女儿,真当娘家没人了吗?

  媛子的婆婆念及对方是长辈,同时也觉得自己已经闯了祸,不能再让事态进一步恶化,就一句难听的话也没回。虽然她知道,这个亲家年轻时也出过轨,就是属于典型的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。

  媛子说,这个微信群是她前年春节建的,本意是想和老家的亲人们多联系,乘着过年给大家发发红包聊聊天,沟通沟通感情。可是,现在群里闹成这样,她觉得有必要结束争吵。于是她在群里发了一段线.不管今后如何,这件事自始至终最受伤害的都是鹏鹏。我也看得见,鹏鹏一直在尽力以最合适的方式面对。其他人,不论你们觉得自己受了多大委屈、多少伤害,都是浮云。可能睡一夜,过几天,就好了。只有鹏鹏的伤是永远刻骨铭心的。

  2.我的婆婆从知晓事件开始,一直都想帮忙维护她弟弟家庭的完整和安稳。她天天念叨的是以后鹏鹏要结婚生子,亲妈在总比后妈好。她一心信奉的是长姐如母,要让兄弟姐妹们都和和睦睦。正月初三晚上去舅舅家,是因为舅舅打电话说了当时的情形,我婆婆担心她的弟弟一个人在家挨打,才叫家人一起过去看的,这一举动现在看来已经被定义为一家子欺负一个人。后来姨姨姨父去舅舅家拜年,最开始是她的建议,初衷也是希望姐妹兄弟多走动,结果引发不愉快,她打电话时自始至终没有骂谁,却无端被鹏鹏外婆痛骂。但是她儿子忍不了,这是他的脾气,也是他的弱点,是他不对之处。

  5.我尊重鹏鹏妈妈,也一直在很客气地喊舅妈,即便知道她跟舅舅已经离婚。但是同样作为母亲,我并不认可她的作为。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,但当你的社会身份是妻子、母亲、女儿…时,追求所谓幸福之前,是否该有所顾忌?决心悔改之后,是否又该有所作为?我不会贬低谁,更不会羞辱,这两个问号,是我个人对此类事件的态度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