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从未想过男朋友有如此厉害的撩妹技术,那天我岔开腿骑坐男朋友大腿上,男朋友的表现让我目瞪口呆,第一次感受到被男朋友撩湿的感觉,实在是妙不可言,之前从未有过岔开腿骑坐男朋友大腿的经验,但自从体验过之后,仿佛让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 小雨来自

  之前从未想过男朋友有如此厉害的撩妹技术,那天我岔开腿骑坐男朋友大腿上,男朋友的表现让我目瞪口呆,第一次感受到被男朋友撩湿的感觉,实在是妙不可言,之前从未有过岔开腿骑坐男朋友大腿的经验,但自从体验过之后,仿佛让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小雨来自北京的一个富裕家庭,大学二年级时,她便成了湖南大学校花队的一员。

  而小雨这个漂亮姑娘,却被我追到了手。随着爱恋的深入,我俩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小屋,我们称它叫爱的小屋。就在这间温馨的小房间里,我发现小雨原本清秀的面庞下,竟然隐藏着狂野的欲望。她那清纯的大眼睛不知迷倒了多少校园诗人,而也是这双眼睛,在我们的小屋里,常常闪着狂野的微光。

  我们的爱爱是丰富多采的,每次看到女友被我逗得花心颤抖失禁时,我就有一种特别的满足。有一次,在相互的狂热中,她突然把她的脚伸向我的唇,强行把脚趾伸进我的嘴,我的嘴被她的脚胀得欲裂开一样,在那段赤裸迷情中,我们彻底沦陷。事后,我捧着她的脚仔细看时,发现这是一双绝美的脚:39码,脚趾纤长而略微丰满;脚底肉红,脚背细腻;优美的曲线透出诱人的肉欲味。她见我如此着迷,柔声问道:“我的脚好看吗?”我点头。“你愿意每天都吻它?”她挑逗地问。当我说愿意时,她得意地笑了。

  小雨每月都收到北京汇来的2000元生活费,加上我每月收到的1200元,我们的小日子过得很舒坦。

  有一天,小雨兴奋地告诉我:她要到学校绘画班当人体模特,问我答应与否。我说她并不是我的私有财产,她有自己的自由。我知道她潜意识中,很希望把自己诱人的胴体展示给陌生人看,这会让她兴奋不已。

  她当模特那晚上,我隐约感觉到其中有可能隐藏着欲的成分。我们平日里并不约束对方,只要事后告诉对方我们与别人做了,怎么做的。那晚她从绘画班回来时,小雨显得十分激动,很快便被我搞得花心颤抖失禁。即使小雨不说什么,我也知道:正是在陌生人面前的赤裸,让她与我时更投入,她的叫声和动作也更狂野更放荡。而在那赤裸迷情的肉欲中,也让我觉得享受无比。

  绘画班有十五个学生,新世佳娱乐是男女混合的,一个老师。每晚小雨按时到达。那个老师对学生们讲几分钟,然后让小雨出来,把她安排在一个台阶上。他让小雨随便摆几个姿势,选取一种他认为较为适当的,小雨便静静地在台阶上持续一个小时。

  这样的工作过了两周。新世佳娱乐星期五晚上,小雨从绘画班回来,告诉我有一个学生向她请教问题。(她说这话是时眼睛闪烁着光芒)那个学生大约23岁,名叫蒋英,他不能把握住她身体的某一部位。这是一个初学艺术人的通病,他们的灵感常常不能把握一点什么。有的人不能把握住脸,有的人不能把握住手、脚,而有的人却难以把握住手指、脚趾。因为人体构造的特殊性,对部位的光影勾勒更是困难。

  当蒋英找到小雨时,她正在换衣。蒋英并不觉得尴尬,毕竟小雨已经在学生们面前裸露了两周。

  小雨问他有什么问题,他咕哝着说,自己不能把握小雨身体的一个部位。小雨问他具体是哪一个部位,他回答说是脚。小雨又问他怎么样才能对他有帮助,他反问她可否让他对她的脚进行一次特写,以便他能很好地抓住灵感。小雨故意犹豫了一会儿便答应了。然后她告诉我,明天蒋英要到我们小屋里来,请我暂时离开一个小时左右。

  小雨说最后一句话时盯着我的眼睛,我发现她的眼睛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,似乎有性的乐趣。她柔声说她知道我一直有特殊的欲望,现在有机会实现了。于是,第二天,在小雨的安排下,我认真地把她的脚涂了一些金属色趾甲油。然后忍不住从她后面做了一次,直到把她搞得花心颤抖失禁后,我才心满意足的结束战斗。

  晚饭后,急促的敲门声告诉我蒋英来了。打开门,自我介绍道我是小雨的男友。然后说我有事不得不离开一个小时,我吻了一下小雨便走了。一想到,女友要和蒋英所做的事情,一想到女友赤裸的身体,迷情的眼神,我便激动不已。

  小雨事后告诉我发生的一切:我离开后,她倒了一杯酒给蒋英,问他要摆怎样的姿势。

  蒋英环视四周,发现卧室有一个地方。他拿了一张凳子进去,请小雨脱衣,小雨开始脱去外衣和袜子。当蒋英发现她的脚趾涂了一层趾甲油时,他惊得向后微微退了一点。小雨问是否有什么不妥,他说,在绘画班时,她的趾甲从没涂过油。

  小雨说可以擦掉趾甲油,不过需要蒋英帮助。然后她脱去裤子,说:“现在就和在绘画班一样了。”小雨后来告诉我,她瞥见蒋英额头有点出汗,而且他的裤子根部有点隆起。她到浴室中拿了一些棉球和一小瓶趾甲油清洗剂,坐在凳子上,又叫蒋英过来坐在地板上面对她,让他开始清洗她的趾甲。

  蒋英盘着腿从在地板上,小雨把一只纤细而丰满的脚放在他大腿上。蒋英开始用棉球清洗她肉嫩的脚趾。小雨赤裸的身体,迷情的眼神,显然给蒋英带来了极大的刺激。

  当他浸湿棉球擦小雨的趾甲时,他用左手握住她肉感的脚掌。小雨问:“感觉怎么样?蒋英,以前帮女孩子洗过趾甲吗?”蒋英的嘴有点干涩,他回答道从没帮任何人洗过趾甲,但他又说这种事并不困难。洗完第一只脚的趾头后,蒋英开始洗第二只。小雨趁机装作不经意地样子张开大腿,这样蒋英可以完全看见她。

  他真的开始出汗了。当蒋英洗小雨的左脚趾甲时,小雨故意来回摇摆她另一条腿,好象借此可以让趾甲上的水份快一些干,实际上当她摇晃大腿时,她的大腿根部被一览无遗......

  洗完所有趾甲后,蒋英迅速站起来,在那一刹那,小雨看见他的裤子被顶得很突出。(事后小雨告诉我,那时她就肯定蒋英的弟弟一定很大。这让她更加激动)。蒋英到浴室扔棉球时,小雨起身把指甲油清洗剂放在一边。

  这时蒋英手拿画笔站在她面前。“准备好了吗?”小雨问他。他回答说准备妥了。她便问他怎样开始。

  “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”他说。小雨建议先进行脚的各种姿势特写,再象绘画班那样写生。他同意了。小雨用双脚推着凳子,把它放在蒋英双腿之间,然后坐在凳子一端,把左脚放在凳子另一端。这样,蒋英可以完全看见她

  她让他开始描绘。蒋英快速画完脚趾,但在画脚底时却花了一些功夫。五分钟后,他完成一幅,新世佳娱乐并把画给小雨。“不错。”小雨说。她问蒋英要不要继续画脚底,“当然。”蒋英说。于是,小雨转过身去,背向蒋英跪在凳子上,他可以看见小雨的屁股......

  当她保持这个姿势时,她听见后面的笔在纸上沙沙作响。小雨渐渐张开双膝,让自己跪着的姿势舒服一些,她那在蒋英的眼中一览无余。同时,她听见蒋英发出急促的喘息声。显然,面对小雨那赤裸迷情的诱惑,蒋英快要把持不住了。

  当蒋英在描绘时,小雨回过头来,看见他的左腿根部有一小块湿点在漫延。”你没事吧?“小雨挑逗地问道。蒋英埋头画着,画完后,小雨从凳子上下来,顺势坐在他左边的沙发上,靠近他假装欣赏画,以便清楚地察看近在眼前的宝贝。”

  我可以看看你的画吗?“她问道,然后伸手去接他递来的画。她的指头不经意地划过蒋英那隆起的裤子。当她接过那些画时,她的右手垂下来放在她自己的双腿根部之间,在那里揉着。”真的画得很好。“她说:然后把画递过去,直接放在他的大腿中间。

  ”哎呀,你那儿有什么东西?看来要特别注意一下才行。“小雨性感地微笑道,把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弟弟上。蒋英惊了一下,说她的男友随时可能回来。小雨笑着说不会,不用担心。

  她告诉蒋英,她想让他画一些非常特殊的脚的姿势。小雨让他站起来,而她自己坐在沙发上。她抓紧蒋英的裤子和内裤,一下子把它们脱至膝盖,那个绷紧的坚硬地挺在她面前。”你不想放松一下吗?“小雨说。在她的建议下,蒋英不再浪费时间,迅速脱下T恤,踢掉凉鞋。他俩在卧室里面对面地直立,相距一点距离......面对赤裸迷情的诱惑,蒋英显得十分激动,那天直将小雨搞得花心颤抖失禁才停止。

  完事后蒋英精疲力竭地坐在沙发上,小雨把画笔和纸拿来,放在沙发一边。“待会你按我说的去画。”她说......

  “回到原位工作。”小雨说。“拿着你的画笔到这边来。”她躺在沙发上,一条腿放在沙上,另一只脚放在地上。“到这儿来。”她说,新世佳娱乐用她的右脚拍着沙发。